宝书网 > 未分类 > 玩火自焚ny > 第二章:账要一笔笔的算才有意思
    本故事纯属虚构,如有雷同,纯属巧合。

    目送倪琴走远,靳言径直走向停在门口的车子,身体出于本能的反应跟着上了车,这可怕的奴性,坐车上的闫锐明显能感觉的到靳东在生气。条件反射的想跪在后座,想到今天是要结束关系的,僵硬的坐在了后座,可是这该死的心脏跳的和做了剧烈运动后的速度一样快。

    到了家,闫锐跟着靳言进了调教室,‘不能这样了,得赶紧结束,不能紧张’闫锐在心里给自己打气,“咻”的一声拉回了闫锐的思绪,看清楚靳言手里拿的是金色的细鞭,双膝瞬间就软了,标准的跪姿,臣服在王的脚下,开玩笑,这可是打过自己私密部位和菊花的鞭子,火辣辣的疼,现在的都记忆犹新。

    靳言随手又挑了一个鞭子,放回,像是仅仅在选工具,闫锐的跪是她自愿的。“我这不是你想走就走,想来就来的”说的是想走就走,想来就来,不是想来就来,想走就走,闫锐听的明白,走是指的信息,来是现在跪下的事。是的,从头到尾靳言什么都没说,刚也仅仅是“选”工具而已~出尔反尔的是自己,难道要坦白说有感情了,害怕面对感情,闫锐说不出口,这是自己最后的尊严,也是底线,那就只能认错了。

    “主人,对不起,我错了,请主人责罚”没有回应,长时间的相处,闫锐知道靳言是不满意,“以后不会做这样的事,请您原谅奴的一时糊涂”跪伏的姿势,倒是认错更真诚。

    不仅闫锐了解靳言,靳言对闫锐更是清楚,一时糊涂这个敷衍的词加上奴自称,这是打死也不想说原因的,“你觉得该怎么罚?”

    “全凭主人意愿,罚到主人满意为止。”闫锐摸不透靳言现在的心情,自罚要是轻了,靳东不满意,遭罪的是自己,说重了,实在疼,罚不过,得记账,以后的日子得慢慢还。

    “今天就不用工具,爬我腿上来”

    “是,主人”这么简单,手打?闫锐对这个惩罚感到意外,脱了衣服叠放在旁边,就想小孩一样爬在了靳言的腿上,属于靳言的味道包围了闫锐,闻多少次都闻不够。

    “50下,报数”靳言没有给闫锐缓冲的时间,一巴掌拍了上去,屁股上多了一个巴掌印。

    “啊”没想到手打也可以这么疼,就这么措不及防的叫出了声。

    “啪”,“一,谢谢主人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