宝书网 > 未分类 > 玩火自焚ny > 第五章:往年囧事
    本故事纯属虚构,如有雷同,纯属巧合。

    “这第一鞭呢,通常最好打在尾骨,不能太重,也不能太轻,像这样”第一鞭落在身上,短暂的疼痛过后麻麻酥酥的感觉像开花一样从尾骨处散开,让人忍不住屏住呼吸去感受它的存在。

    “第二鞭,从腿中间穿过去,鞭稍要劵到你的阴蒂,穿着衣服,可以适当的重一点。”还没来的急感受完第一鞭带来的舒适感,第二鞭落的快感来的又凶又急,大脑接收到阴蒂传来的疼痛感,小腹就开始了又一股股的热流汹涌而出。性感的嘴唇微张,眼神迷离,什么理智都不想有,只想要更多,可是那鞭子却没有再落下。

    闫瑞看不到靳言,只能感受到靳言在自己的背后,没有动作,回头是靳言黑漆漆的眸子似笑非笑的“欣赏”着自己,带着一丝的侵略,还有压迫,对视的久了,闫瑞感觉自己很失礼,垂了眼帘,看到靳言勾起的嘴角,被认可的喜悦感充斥了胸痛,仿佛在这一刻完全的体现了自己的价值,再回神自己竟然就顺着靳言的方向跪下了,“这该死的奴性”闫瑞心里默念,主人俩个字却怎么也叫不出口,闷骚的很。

    看着闫瑞涨红了脸,闭闭合合多次的嘴唇,愣是没发出一点声音,甚是有趣,也不打扰,就是看着。“操”恼羞成怒的闫瑞直接爆粗口,“老子不……”干了,话没有说完,鞭子闪过,不同于前俩鞭,这一次来的又凶又狠,着实的疼,委屈也是一瞬间的事,眼泪逼了回去,红了眼眶,抬头恶狠狠的盯着靳言,怂到不敢起身。

    “嘴是用来沟通的”靳言蹲下平视闫瑞,“这么盯着我,眼睛不困吗?”

    突然额近距离,闫瑞有些害羞,这才发现,靳言不知道什么时候把衣服都穿好了。也许是靳言平视让闫瑞感到了尊重,或者是挨的太近有些不习惯,闫瑞有些闪躲。

    “起来吧”闫瑞的表现比聊天更能勾起靳言的兴趣,但是防备很强,靳言准备换个方式。闫瑞疑惑起身,心里有一点点不舍,面对靳言总是有点拘谨。“坐”靳言依然是命令的方式。

    挤出了一个较浅又不是礼貌的微笑,静静的等待对方开口,心里不断的给自己打气,虽然自己也不知道打的是什么气。

    “是喜欢的对吗?”开门见山的提问。

    “屁话,不喜欢能来吗?”可惜闫瑞不敢这样说,比较规矩的回答:“是,我以为您应该清楚的。”

    顺着闫瑞的眼睛看过去,没理会闫瑞的挑衅,“那是对我不放心,还是觉得做这样的事让你觉得是错误的?”

    “认识自己,接受自己,你情我愿的事有什么是错误的?,仅仅出于对自己的保护。”靳言的细心,让闫瑞放下了防备,愿意交谈。这一刻表现出的是理智,真实面之一。

    如果说调教中的反映是靳言喜欢的,那么现在表现出的理智是吸引靳言的,像是一个宝藏,不时的会给有一些惊喜。“保护自己是对的,我可以给你时间慢慢了解”